登錄 用戶注冊
工業APP開發工具
工業APP運行工具
云平臺服務
資訊活動

銷量滑坡、市場遇冷、過渡機鏖戰,5G換機潮到底還有多遠?

發布時間:2019-10-18 來源:金屬加工

入秋后,宿遷這幾天有點陰冷,甚至還飄起了毛毛細雨。陽光走進自己的一家手機店,和店員詢問了一些銷售情況后,無聊地劃著手機,偶爾抬頭看一眼三倆進到手機店的顧客。

陽光從事手機經銷20年,在蘇北幾個主要城市和鄉鎮擁有多家手機賣場。“我們門店一個月的總銷量在1500臺,5G手機在其中不超過50臺。”他轉頭跟一名店面負責人確認了一下,“10月1號到現在,賣出去的5G手機不超過10臺。”

遙想3G轉向4G時,經銷商迅速感受到了巨大變化,熱門機型銷量非常好,整個渠道在推動轉變中扮演了重要角色。不過,5G開局并未出現那種熱鬧。

陽光手機里幾個經銷商的微信群,因為生意不火,氣氛比較低沉,很多經銷商商量著開辟副業,他這段時間也接了不少珠寶生意。

“從業這么多年,第一次遇到市場如此慘淡。”陽光向《中國企業家》訴苦。

目前,市場上已經推出超過10款5G手機,幾大手機商在5G造勢上打得熱火朝天,但預期的5G換機潮似乎遠遠沒到,飽和的4G手機市場卻繼續萎縮。中國信息通訊院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,2019年1~9月,智能手機出貨量2.75億部,同比下降4.2%;國產品牌9月份的出貨量為3060.9萬部,同比下降11.2%。

終端售價和網絡資費是每一代手機產品普及的兩大關鍵因素。

手機廠商在5G新品上搶奪聲量,但是對銷量預期避而不談。目前,推出5G機型最多的廠商是vivo,但vivo NEX 3的報價超過了5000元;電商網站上報價最便宜的機型,是中興AXON 10 Pro,價格3199元。

“廠商要做的事情很簡單,就是盡快把5G手機的價格降到2000元人民幣的檔位。”vivo執行副總裁胡柏山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。

胡柏山分析,中國市場2G到3G的真正轉換是從2011年下半年開始,因為那時手機價格才降到1500元左右;同理,3G至4G的真正轉變,也是在2014年10月才完成,因為那時候4G手機的零售價普遍調到1500元。

運營商也在逐步摸索。9月21日,中國移動最先開啟5G套餐預約,中國聯通、中國電信緊隨其后,具體收費標準還未公布。不過,從聯通公布的入門套餐月租199元來看,價格并不便宜。

5G風潮,尤其在手機終端上的影響力,來得沒有那么快。

獨立調研機構IDC的報告預計,2019年內,5G終端設備的總體出貨量大約只會有670萬部,占當前全球總市場份額的0.5%。不過,隨著5G的普及,2023年5G終端設備或將占據全球總出貨量的26%。

一邊宣傳5G新機,一邊靠4G機型扛出貨量;一邊緊守國內份額,一邊尋找海外新突破。這就是中國手機廠商的群像。2019年,等待已久的5G元年,沒有一家手機廠商能輕松度過。

真假5G的熱議

在推出5G新機上,國內手機廠商態度不一:vivo在5G推新上最積極,OPPO卻在一個5G概念機試水之后沒了新動作。

9月19日,一直沒推5G機型的榮耀開始發聲。榮耀總裁趙明在微博上表示,榮耀V30將會是5G全網通,支持SA和NSA模式,并且在2019年的第四季度和用戶見面。

趙明提及的SA和NSA組網模式,也就是業內一直爭論的“5G過渡機”話題。

NSA模式是非獨立組網,一部分業務和功能繼續依賴4G網絡,不需要新建一個5G核心網;SA模式則是獨立組網,5G基站直接接入到5G核心網,由5G核心網傳輸信令,5G NR基站傳輸數據業務。

華為推出的Mate系列5G機型搭載的華為自研發的巴龍5000基帶芯片,可以支持SA和NSA模式;但目前市面上其他廠商推出的5G機型,都是搭載的高通的芯片產品,僅支持NSA模式。

“NSA是不是真5G?”在消費者中引發疑慮。

背靠華為,榮耀的第一款5G手機也自帶支持SA和NSA模式。趙明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如果只是NSA單模的5G手機,榮耀在今年上半年就可以發布5G手機。不過,為了支持SA,他們付出了高額的研發成本,榮耀拒絕過渡性的5G手機。

趙明表示,榮耀做了許多可能性評估得出結論:NSA基于現有4G網絡設備快速升級優化,運營商可以快速鋪設5G網絡,更快讓消費者體驗到5G;但是,SA組網模式的5G低時延、大連接的特性發揮更好,不但上行速度可以快1倍,5G端到端的時延和質量也更好。

不過,SA模式的網絡鋪設耗費成本高,5G核心網的建設成本是4G核心網的兩倍,在資金之外,時間是更加昂貴的成本。胡柏山分析,從SA模式獨立組網整個標準的確定,以及到真正大批量的鋪開需要很長的時間,但消費者卻已經有了對5G的需求,SA模式獨立組網的進度有點緩慢。

對于爭分奪秒的手機廠商來說,等待SA模式大量鋪開再出產品,幾乎不可能。“從國外5G的承速來講,非獨立組網(即NSA模式)對手機來說是最成熟的。”胡柏山強調。

《中國企業家》從多名業內人士求證,對于手機消費者來說,NSA模式的5G體驗相比SA模式,其實差不多,NSA依靠4G核心網,但擁有顯著的5G網絡特性。更何況,NSA模式也是由負責5G標準的3GPP組織制定。而對于運營商來說,可以將SA模式作為長期目標和方向,將NSA模式作為目前的過渡方案。

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也曾在2019鳳凰網科技峰會上回應過這個疑慮,他認為,5G要提供高可靠、低時延、大連接特性,沒有獨立主網是做不成的,因此,5G在工業互聯網的應用必須走獨立組網,但在消費領域不必如此。

“有些用戶非常趕潮流的先買一個NSA模式非獨立主網手機沒問題,等SA模式獨立主網手機來了再換,這中間用個一年或一年半也沒所謂。”鄔賀銓也強調,但還是需要給消費者一個明確的標準,讓他們知道在SA和NSA兩種模式下,如何選擇終端。

消費市場冷遇?

5G成為大部分手機廠商的營銷焦點,但市場尚未接過熱梗,官方就已經打下預防針。

9月20日,工信部部長苗圩在國新辦發布會上直言:“我現在使用的還是4G的手機。”他認為,目前大部分手機還是NSA模式,手機真正能夠體現5G性能,還得等待SA模式的獨立網絡。

苗圩還在會上強調了一個觀點:5G的應用80%主要在工業互聯網。言下之意,高可靠、低時延、大連接特性的5G是屬于to B(企業級)舞臺。

消費者也親身演繹了“真香”案例。

一年前,由于未拿到中國5G牌照、與芯片巨頭高通持續的專利糾紛,業內擔憂蘋果將錯過5G開局,或許此后“變涼”。但9月10日,在網上被罵“無創新”的非5G智能手機iPhone 11一發布,消費者卻口嫌體正直地為其買單。此后蘋果市值幾次創下新高,連蘋果供應商的股價也隨之而漲。蘋果表示,今年iPhone產品線發布后的初始銷售表現強于預期,接下來公司業績可能會達到預期區間的高位。

或許5G,從不曾是手機終端的新黎明?

5G有三大特點:高速下載、廣連接和低時延。后面兩個特點本質上是工業用途,實際上對手機終端來說只有一個特性,那就是高速下載。

終端和網絡相輔相成,若是配合得好,關于5G的應用會迎來爆發。2G到3G轉變時,社交軟件開始流行;3G到4G轉變時,網絡變快,短視頻迅速走紅;4G到5G的時候,網絡速度大幅提升,可以預見的是高清晰度直播、內容視頻的大火。

目前三大運營商已經公布了5G預約用戶,中國移動一馬當先,預約用戶超過680萬;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用戶數量級差不多,分別是254萬和245萬,中國移動一家超過另外兩家之和。

這些數據足以體現終端用戶對5G網絡的熱情。不過,預約套餐不等于消費,真正套餐資費公布之后,用戶辦理數量會有多少,還是另一場考驗。

胡柏山預計,到明年第三季度,5G基站建設到了一定程度,終端消費者就可以真正感受到5G帶來的好處。

相比vivo的激進,OPPO將第一部5G手機放在歐洲發布,在國內市場則比較謹慎。

OPPO副總裁、全球銷售總裁吳強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目前從全球5G網絡的布局和推進的進度來看,歐洲相對來說會快一點。5G環境下要產生豐富的應用,或者建立生態,需要整個產業鏈、行業、上下游一起聯動。

目前,OPPO已經在瑞士、英國、意大利、澳大利亞等海外市場發售5G手機,也和英國的EE、意大利的TIM、瑞士的瑞電和澳洲的Telstra等運營商合作推出5G手機。根據英國EE的上市銷售數據來看,OPPO的5G手機銷量在英國5G終端產品中的占比為12%;同時,在瑞電,OPPO的5G手機市場份額占整個5G終端產品的20%;今年7月,OPPO的5G手機在澳洲Telstra的5G終端產品中占比高達69%。

“現在是‘箭在弦上’,我們就等著最合適的發令槍。”OPPO副總裁、全球營銷總裁沈義人這樣形容OPPO面臨的5G壓力。

苦等不到的換機潮

5G元年已近尾聲,經銷商卻沒等來“換機潮”。

陽光現在對于進貨節奏很謹慎。他坦言,10月20日之后,市場又會有好幾款5G手機上市,但他和同行都會有限地進貨,“不怕缺貨,缺貨就賣別的款,最怕賣不出去壓著貨。”

過去,OPPO和vivo手機溢價高,留給經銷商的利潤空間大,近年,華為成為溢價最高的品牌,溢價大概在500元左右,Ov(OPPO、vivo)賣得越來越便宜,溢價保持在200~300元左右,一不小心滯銷降價,經銷商就會虧本賣。

在各大賣場和線下店,4G機型依然是一個穩妥的選擇,占據半壁江山甚至更多。陽光自家的門店停止了部分4G手機的進貨,只保留好賣的機型,給5G產品騰出空間。雖然從賣Ov手機起家,但他的店里現在出售的華為4G機型卻最多。

“華為榮耀好賣,因為機型多,暢玩、暢享系列都比較好出手。”陽光告訴《中國企業家》,即便是“換機潮”真的來了,他也不對銷量奇跡抱有多大希望,因為已經不像3G向4G過渡期那樣,擁有巨大的市場需求。

陽光以自家一個門店舉例,在iPhone 4以及之后的兩代產品發布時,店里一個月的銷量在500~600臺,今年iPhone 11推出時,雖然輿論上銷量火熱,但他店里iPhone 11一個月里的銷量不超過50臺。

第三方市場調研公司Counterpoint的數據顯示,2019年第二季度,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為3.6億臺,同比下降1.2%,三星、華為、蘋果分別以7660萬臺、5670萬臺和3640萬臺位居前三,小米、OPPO和vivo依次位列第四至第六。

手機廠商面臨這樣一個過渡期:宣傳熱火朝天,行動靈活變動。業內一個公開的秘密就是,5G網絡尚未成熟時,手機廠商自身也不會大量備貨、出貨。

“5G的銷售剛剛才起步,比例非常小,我覺得現在不是談銷量問題的時候。2020我們預計中國市場接近20%的產品會是5G產品。”吳強向《中國企業家》分析,未來不會像當年的2G轉3G、3G轉4G那樣一刀切下去很快轉換,5G過渡會有一個比較長的“雙G并行”時期。

國內市場增長空間有限,未來市場份額也會越來越集中,海外各個國家和地區之間的網絡技術發展程度不同,也給了中國手機廠商更多的騰挪空間。

吳強表示,OPPO會有針對性地去適應當地市場的需求,比如印度和東南亞的5G發展沒那么快,OPPO會照樣賣4G的產品;在歐洲,運營商對5G的需求很大,OPPO會對運營商實行5G的策略,銷售5G的產品,但是在消費者公開市場,OPPO依然根據需求銷售4G產品。

5G對于手機廠商依然是機遇和挑戰并存。吳強分析道,在很多行業,中國品牌一旦做起來以后,國際品牌就沒什么事了,但是智能手機行業還不完全這樣,因為手機國際品牌的實力、能力、技術各方面都非常強。

“現在只能說還是剛剛開始進入5G時代,中國企業先行了一步,但三星也好,蘋果也好,在全球市場來講,都是不可小覷的對手。哪怕蘋果今年沒有發布5G產品,但它依然在行業里有非常強的影響力和領導力。”吳強直言。


文章來源:中國企業家

相關資訊
用戶反饋
微信公眾號

航天云網

工業互聯網觀察

微博

工業互聯網觀察

關注

咨詢建議
30选5今天开奖